回家的路聾啞小伙走了15年

來源:  新法治報     |    日期:  2022年09月30日     |    制作:  熊瑋     |    新聞熱線:  0791-86847195

     童年不幸,他失聰失語。

    少年離家,他陷入迷途。

    15年漂泊,經歷跌宕坎坷,思鄉不得,他幾近絕望。

    幸得救助,終于歸鄉,他與親人相擁而泣。

    近日,上饒29歲聾啞小伙柴真炎結束15年的“流浪生涯”,與親人團聚。

    親人團聚

    9月15日下午,秋后的天氣少了幾許炎熱,多了些許清涼,打開車窗,清風拂過臉頰,入眼的鄉間田野讓人心情愉悅。坐在車后座的柴真炎似乎沒有心情欣賞這些美景,他不停地張望,似乎在找尋埋藏心底的那一絲對家鄉的記憶。

    當天,從上饒市救助站出發,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柴真炎終于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——上饒市廣豐區泉波鎮王家塢村。最終,車輛在一條小道上停下,此時兩旁的民房臺階上早已擠滿了村民。

    隨著車門快速打開,柴真炎的親人終于見到了那個心心念念卻又有些陌生的身影。迎上來的父親柴云平笑中帶著淚光,緊緊地擁抱著這個已經15年不曾謀面的兒子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旁邊兩位頭發花白的老人也流著淚,迫不及待地抱著這個從小一手養大的孫子。

    “想死我了,想死我了。”母親周雙菊將早已準備好的一捧鮮花放在兒子柴真炎手上,兩人相擁之時已是泣不成聲,左鄰右舍無不動容,也都紅了眼眶。

    跌宕人生

    這條回家路,柴真炎走了15年。而其背后的故事,讓人唏噓不已。

    1997年,年僅3歲的柴真炎高燒不退。雖然也曾去治療,但是病愈后的他再也聽不見聲音,也無法訴說自己的心聲。為了養活一家人,柴真炎的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,難得有機會回家。一直到14歲,柴真炎都是跟著爺爺奶奶生活。

    因為情況特殊,柴真炎沒有念過書,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名叫什么、怎么寫,也不知道家庭具體地址以及家人的聯系方式。

    自小缺少父母的陪伴,加之身體的缺陷,年少的柴真炎更加內向,但是他又渴望和其他正常孩子一樣,因此盡力融入他們。

    “只記得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,我跟同村的一個人出去玩,是他將我帶丟的。”回憶起當年離家的經過,柴真炎通過手語表示,應該是在2007年,當時他跟隨同村一個20歲左右的男孩騎自行車出去玩,對方將他帶到鎮上。一周后,對方將他交給一個陌生人后便離開了,之后柴真炎又被這個陌生人交給了一個殘疾人。此時的柴真炎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但年僅14歲的他,既害怕又苦于不知如何回家。

    最后,他被這個殘疾人帶到了浙江省嘉興市,其間進入一個扒竊團伙。柴真炎介紹,正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歷,他曾多次被公安機關處罰。“我也不想做這個(扒竊),可我也不知道該去哪里。”就這樣,柴真炎在這個扒竊團伙中待了近7年,并學會了手語。

    在一次作案時,柴真炎所在的這個扒竊團伙被警方搗毀。5個月后,從拘留所出來的柴真炎失去了方向,不知該何去何從。

    “離家近了”

    柴真炎面臨無處可去時,一同從拘留所出來的一名女子詢問柴真炎是否愿意跟她去老家——河南新鄉。最終,柴真炎跟她上了去河南的客車。

    “我當時已經放棄了,知道這輩子沒有希望回家了。”柴真炎告訴記者。

    2014年,通過這名女子的介紹,他進入河南新鄉一家火鍋店打雜,王姓老板娘得知柴真炎的遭遇后甚是同情,為他安排吃穿住,并為他取了一個名字——王林。就這樣,他在這里住了下來,成了這個火鍋店里的一名特殊員工,一干就是8年。

    2022年,29歲的柴真炎愈發思念家鄉,通過手語向老板娘表示自己應該是江西上饒人。相處多年,雖然已經和這個小伙子有了一定的感情,但老板娘還是決定支持他尋找家人。

    8月6日,在河南省新鄉市救助站的幫助下,柴真炎來到了南昌。南昌市公安局經開分局下羅派出所將其送到了南昌市救助管理站。

    “來到這里,我感覺離家近了。”在救助站內,柴真炎向工作人員表達了想回家的強烈愿望,并請求救助站幫忙。

    讓愛回家

    “他開始只向我們提供了一條信息——家鄉上饒。后面我們請來手語老師與他溝通,希望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”南昌市救助管理站社工科副科長張洪亮告訴記者,通過對柴真炎介紹的信息進行整理,他們大致了解到,他離開時家里是6口人,分別是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還有弟弟。父親是名泥水匠,母親務農。家中有田,應該是在農村,家門口有一口井,他可能辦理過殘疾證。

    通過這些信息,南昌市救助站立即與上饒市救助站取得聯系,通過他們向上饒市的一些鄉鎮發布尋親公告,并通過手語老師將其信息發布至上饒聾啞人交流群。

    8月12日,好消息傳來。“當時,上饒市廣豐區泉波鎮下面的一個村干部看到了尋親公告,說其很像他一個同學的兒子,并將相關信息傳給了柴真炎家屬,最終我們接到了其家屬的電話。”張洪亮告訴記者,“對方提供了柴真炎兒時辦理的殘疾證以及家庭戶口簿。在之后的微信視頻中,柴真炎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父親。”多年的思念化作了無聲的哽咽。

    9月14日,記者在南昌市救助管理站見到了柴真炎,當工作人員用手機寫下他的名字并向其展示時,柴真炎眼含淚水地表示:“名字對我很重要。”

    9月15日上午,南昌市救助管理站派車將柴真炎送回了家鄉,讓他與親人團聚,記者隨車同行。

    “我們找了好多年,但是一直沒有兒子的消息。我做夢都想他回家,今天夢想成真了。”周雙菊說。

    “今天真的好高興,我們倆都80多歲了,沒想到還能看到他回家。”柴真炎的爺爺奶奶拉著記者的手說道。被問及柴真炎以后的生活時,柴云平說:“我會照顧好他,再也不敢讓他一個人(外出了),我會把他帶在自己身邊,跟我一起做事。”(文/圖 江國穩 記者戴平華